危险但能一夜暴富 <dl id="7bnhd"><sub id="7bnhd"><th id="7bnhd"></th></sub></dl><strike id="7bnhd"></strike>

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伊濱集/卷23

伊濱集/卷23  作者:王沂(元)

发表时间: 2019-06-09  分类:长篇  字数:6011  阅读: 128  评论:0条 推荐:0星

 

  碑

  乐平县尹康君遗爱碑

  平棘康君庭玉之尹乐平也密而不烦严而不苛教民 趍农桑通沟洫以厚民生兴学校以媺其俗又以其余 力封坛壝理传置悉如法其识事如蓍龟操守如冰霜 忧民务如家事卫良善如生刍不为机巧刻察而治狱 不挠曾无严声恶色而吏缚不得逞里懽户怿咸曰有 惠爱於人既去官邑之里?林野之民愿伐石以纪其 政以耆老阎惟寅之状来徵文曰邑民有与大姓争田 者大姓力能动县州吏曲文为道地民愤死其妻藉以 中之逮系者四十人狱具君求得其情民泣服释滥系 者岁大旱麦既萎死而菽粟未种君薰祓祷羣望得雨 逺近周浃变瘁为荣易忧为喜民曰君精意所致也君 名国器早以明习法律推择为吏歴官和顺南宫二县 簿故能深知民隠所立卓卓如此嗟夫理民莫近於守 令也今凋郡敝邑相望盖能推其功惠及民者鲜也君 受代在任之岁月与衆人同而民思之不已亦难矣哉 乃取其民之所颂言而次第之曰:

  

  乐平之郊,载歌载謡。

  有绰其政,其闻孔昭。

  闻也曷以,宜民而已。

  宜民曷以,以其夷易。

  狱讼之滥,系者充斥。

  君来聴之,髪栉丝绩。

  时泽之愆,我民焦然。

  君祷而?,锡之有年。

  遗秉栖畆,囷蔵露积。

  富我鳏?,繄君之锡。

  原有乔松,隰有丰草。

  无壮无穉,祝君夀考。

  式尔後来,视君之为。

  太史之辞,我民之思。

  

  真定路饶阳县主簿吕君遗爱碑颂

  至元之初诏天下劝农桑兴学校革弊修废而海内悚 然知上之求治矣於时羣下遵职惟恐在後而饶阳县 簿吕君以治行闻岁满代去其民聚而谋曰我民之德 吕君至矣顾无以自效盍以君善政刻於石乃俾邑之 士尹彬张思礼走京师请余曰吕君之为饶阳也以平 恕质慤为主不矜智饰名每事輙分别可否而使其政 皆由长以出以故为之长者聴为之民者思先是赋税 失其平民往往转流君正税籍垦奸蠧若疾痛嗜欲在 已复其业者五千余家岁输米五千石武强出入圭撮 若家计然於赋役度势不可蠲除者然後第甲乙调发 与民为期会如补仓廪治梁道贵不烦而民不扰滹沱 水囓堤府调陻塞君赋葭蒭均更繇旬而集府岁买桑 楮藴絖给受有法无均否之弊无会集之扰凡民有讼 曲直君濯手擿爪径决於前不以属吏诖误若小过輙 诲谕遣去民有争分财诉户役积岁不能决君为辨之 卒使感悟而去久之政洽豪猾屏迹鳏寡遂飬弛坏更 革乃兴学校建加封先圣碑与其长贰春秋释奠以宣 教化以故嶷然有能名部使者二千石举其材将用矣 而我民思之不忘公其赐之文以慰我余谓为政莫难 於为县也而簿为尤难凡民事委曲当有所操纵缓急 也惟其长之同则奉法之吏从而绳之不为其同而惟 其志则为侵官为立异若吕君者不矫矫为异不翕翕 为同能使为之长者聼为之民者思盖人有所不能及 也不为之颂则为善者何以劝焉吕君名栗字士寛世 家中山之无极其材方向於用其可颂者庸讵止於是 欤词曰:

  

  昴毕之分,饶阳其邑。

  流闻王城,有伟其绩。

  曷以致之,时维吕君。

  匪饰匪雕,璞玉之纯。

  此张彼弛,补刓葺弊。

  庭絶滞讼,滥狱无繋。

  流亡既来,君能抚之。

  我无尔暴,尔无我欺。

  驱我蟊贼,膏我黍稷。

  我仓既盈,尔廪维亿。

  何以祝之,福禄如茨。

  何以昭之,琢辞于碑。

  

  墓志

  元故应奉翰林文字从仕郎致仕郭君墓碣

  应奉翰林致仕郭君既葬其孤汝立请于礼部尚书张 公国维曰先子官次行治既载太史杨俊民幽宅之铭 维墓有碣所以明着其体声美实以饬我子孙於千万 世其辞未立敢因公请乃属其?李济卿以状走京师 乞文於襄阴王沂序曰君讳士文字从周其先广宁人 中徙锦州至君之大父又徙真定故今为真定人大父 讳安世载德弗燿父佑掾农政院以君故赠从仕郎真 定路灵夀县尹母傅氏赠宜人君早为部使者陈公天 祥知辟掾不就巳而用荐者为忻州文学掾改真定文 学迁教授大都学调陕州逺安县簿改太常寺礼仪院 太祝又不就以应奉翰林从仕郎致仕卒於元统三年 三月癸巳年七十有四以其月丙午葬於真定县栢堂 原之茔以配宜人傅氏祔子一人汝立女二人长适赵 祖昌次早卒孙男一女一未名也初灵夀君殁京师君 尚幼徒歩往返?其?归哭泣无节垢尘积首见者叹 息终?事母至孝饮药物必经手尤刻励就学博闻强 识属文谨绳尺於书工篆??游於集贤学士焦飬初国 子司业砚坚之门而与处士黙庵安某磨礲灌食以求 其所至以故名出衆右其掾文学也严知约善教诱为 学者所归今翰林承?许师敬时贰燕宪尤器重君其 教京学也名益着论者谓君势且显而任事者亦意向 尤甚君终不肯强起天厯初祭酒蔡公文渊荐君教国 子而君已老矣君为人介特乐靖退言动必度於义於 势与利无秋毫顾计心晚号西泉日与学士大夫讲评 以遂其好尝考燕南河东乡贡士其得人为多属疾垂 殁容止如常呼弟子李凤理髪正冠遗言里中亲疎各 尽其意噫是岂无得而然哉用虽不尽其才而言足以 见其志学虽不大於人而誉闻於一时其自得者夀考 於身其有余者以褒崇其亲以流泽於後是不可无铭 也其遗文若干卷系铭碣上曰:

  

  彼嚣吾静,以守则胜。

  彼棘我徐,以求则迂。

  不嚣不棘,维学之力。

  兆此新冈,归安其蔵。

  琢铭斯石,过者必式。

  

  故将仕郎翰林国史院编修官贺君墓碣

  贺君名据德字天爵太原清源人也初试国子伴读後 中泰定四年进士第丙科授将仕郎翰林国史院编修 官既满乞外补以至顺二年八月丁酉终於京师僦舍 春秋三十三以其年某月某甲子塟於其乡之先茔次 君初从今翰林侍读学士富珠哩君学雅为故国子祭 酒宋君诚夫今国子司业谢君敬德器重其家故寒也 自童幼孤苦无慢情戯色侍母以孝闻出从友朋以矩 法自持为学勤苦旦不頮水夜不解帯飜研覆精必以 巳所自到者为是由是於场屋之文膏润冰释义理溢 发既编修史馆行加修名加闻若将施之而固止之斯 其可哀也夫初科举行士之?名者累累智运术展於 清资显辙执契而取君既为馆职矣天与之荣如此而 又夺之之峻如此岂暂显之而终蔽之是殆不可晓者 也既没之如干年当至元之初清源县大夫孔礼字仲 理石以表其阡以监察御史吕君思诚幽宅之铭请文 昔孔子遇旧馆之?而哭之哀脱骖而赙之门人讥其 已重而孔子辞焉曰余恶夫涕之无从嗟夫吾铭不愈 重於脱骖乎君可以无憾矣系铭碣上曰:

  

  孰夭而屈,

  孰夀而伸。

  其天其人,

  磅礴氤氲,

  复归而真。

  

  承务郎南阳郏县尹郭君墓碣

  君讳泰字通甫姓郭氏其先陈留人在金季有长千夫 者逸其讳天兵定河南君之祖全集荡析之民为百户 ??武宣王察罕麾下既闻即命为官长以抚其衆始徙 家襄邑故今为襄邑人考元赠承务郎汴梁总管府推 官母氏李赠恭人君早从舅氏故?政李成肃公学练 习典章律令因革损益至大间朝议修通制用荐者与 编缉书成补中书户部掾有能名迁河南行省掾而名 益显丁母忧服阕授承务郎尹南阳之郏县他州邑讼 难决者部使者悉属君已而以疾归调监卫辉路驿不 赴以後至元戊寅闰八月终于家春秋五十有七配韦 氏封恭人子男三人长荣祖国子伴读钦祖继祖尚幼 女二人适士族君既葬之七年荣祖以榖城县簿刘中 孚之志求文其碣曰君为人和平质简不矜智取名其 施於为政亦然至有所必行人亦莫能及也初天歴皇 帝之入汴起万夫长之罪废者命守潼关以拒西军而 ?田沉湎自恣间纵帐下恶少肆剽掠军民汹汹如惊 鹿巳而潼关失守坐法下阌乡狱其徒破械出之走郏 县匿逆旅舍君闻往捕左右曰彼将家子勇健多力未 易当也盍请于大府君曰吾备位长民有罪可纵乎既 就缚?送汴君应赏不下或劝其自陈一笑而已此行 已居官已试者也是宜书铭曰:

  

  君之为政,小法必慎。

  及其临义,则奋而进。

  俾扩其施,讵止于斯。

  奚啬其为,惟後之诒。

  

  伯姊墓志铭

  伯姊王氏先君宣城公之女嫁东垣侍其氏为嘉议大 夫浙东亷访使同朝之子妇侍其君通之妻笄而柔嬺 静约动应仪法於刀尺鍼缕不习而悟於图史知大? 於孝友天得也长而择所归仰恭俯慈宜於家方其盛 时中外聚指数千岁时馈祀以恭先之而恩意所逮踈戚 如一舅殁姑老分任家政侍其君名宦未立卓越不羁 賔客过从车骑鱼贯击鲜置醴弹丝吹竹歌呼遨放穷 日夜不厌而家业少衰矣吾姊相以俭约纳诸绳检斥 货簮珥佩服奋厉营画秩秩有序以储以积至有田以 食有庐以居饬其子以学不倦此其德性智术非偶然 者人皆谓宜夀而康克备成福不幸年三十八以卒呜 呼女如是足以知其贤又足以知吾祖考之德行於家也 以延佑四年八月二十二日卒於姑孰即以其年某月 某甲子葬于姑孰溪青山之原子男曰某崭然有立王 氏世家襄阴今为大梁人吾姊为金监察御史讳鋭之 曾孙浙西道提刑按察司经歴讳振之孙宣城讳宗仁 之女为之志者其弟沂师鲁也铭曰:

  

  秉是壼彛,一其初终。

  振彼单微,实保其宗。

  在德靡亏,奚报弗隆。

  曷以告哀,纳铭新宫。

  

  锺教授墓志铭

  客有挟五行书踵门来见曰:「锺万锺」,试告以岁月时,具道余生之辰月宿星斗、而金佐之用,是刚介自将,不能俛仰,俗尚谤誉相寻,若素所闻见其然者。余洒然异之,问其所传。戚然曰:「吾先子早游江南,得李虚中学,而周览旁浃星厯书,以翼其术。推人之夀夭、贵贱、贫富、忧乐、奇巾而不失繇,是名闻江淮间。晚而劬躬教子,万锺未及飬而遽大弃之葬,又无以识诸幽终天之恨也。公幸哀而赐之铭,即死无憾。」翌日,袖繁昌县大夫张纯仁之述一通来授。余怜其志,为序曰:

  

  君讳震,字东叟,太原人。髙祖会,仕金为小官;曾祖耀先;祖梦熊。梦熊子三人,益成、益礼、益友。益成始徙家浙右,辟宣慰司史以殁,君之考也。初君挟其有?姑孰繁昌间,一时士大夫多神其伎,谒者浸衆。君应之一以诚笃,时微讽黙,导以救其失。晚用荐者为阴阳教授池州,卒於至元二年丙子二月十五日,春秋六十九,娶虎林何氏,子万锺也。

  

  铭曰:

  

  奚术之微,

  奚居之卑,

  庶乎道之为归。

  呜呼锺君,

  其尚近之。

  

  刘宜人袁氏墓志铭

  夫人姓袁氏濮州临清人父讳某以长者称乡里母李 氏夫人年二十有二嫁东昌邱县刘氏为从仕郎德州 判官熙之配儒林郎国子助教源之母至元三年三月 二十一日终京师之官舍春秋七十六即以其年某月 甲子归葬临清县广济镇之先兆初德州先配吴氏既 殁子渊尚髫也夫人拊字恩有加俾克有立及夫人有 子今助教与渊友爱尤笃助教之幼既捐重币求师教 之及壮又遣至京师齿胄子于学渊悉所有以资其费 无所靳居数年明试于有司收其科歴官州县入列于朝 德州与夫人皆以助教贵授封夫妇康宁夀考助教迎 致京师食其飬禄而宜人遽卒其可哀也夫助教同余 官国学居相隣也故其子请铭不辞而铭曰:

  

  子登王朝,夫老邱园。

  谓宜百年,象服鱼轩。

  胡啬其报,维祉其後。

  维瘗有铭,万世不朽。

  

  沈伯隽墓志铭

  君讳茂寔字伯隽其先有为齐太子家令者曰约尝徙 家吴兴故世为吴兴人至君之考又徙家钱塘今为钱 塘人曾大父讳谦为宋承信郎监武义酒税大父讳行 义保义郎准备平江节制司差使考讳元龙登仕郎应 浙漕举君少蓄学问发为文章诗尝往来新安方回万 里西州史孝祥敬舆之门用荐者补録绍兴儒学母病 弃归养居久之改杭儒学録歴石门洞书院长丁父忧 卒?迁太平儒学正先是庾粟库钱弗以豢士壹切靳 啬赢则掩取自封殖又虞暴章得罪乃窜易为簿书他 日为清?诳士惴惴然恐户外之屦入也君独裕人薄 巳弗树乃私能俾长者聴贰者服日从四方之客与夫 乡邑之老登蛾眉亭俯大江酾酒髙会鸣弦赋诗汲汲 然恐招纳之弗广恩意之弗周也以故人士举慕乡尊 尚之君欿然饮其德也嘻可不谓贤哉晚归钱塘从容 语诸子曰吾尝筑室塘栖乐其溪山吾圃树菊二百菊 孤澹贞洁介然有常吾庶?近之吾将隠矣明年君疾 不起年五十五泰定元年十二月十九日也又明年乙 丑二月二十三日癸酉塟乌程县崇孝乡芦溪之原母 张氏娶姚氏有子二人曰黼曰黻黼包山书院长孙男 二曰康曰庠其着述有古刀尺野人谈録视聴録菊泉 集姑孰槀菊泉乐府蔵於家君亷静寛慎貎和而内有 守世俗之所为有不为者诚有若其自况也塟期及黼以 贵溪县簿薛基之述来请铭故不辞而铭之曰:

  

  约于身丰,

  于人维笃,

  於仁厚厥,

  有艰厥夀,

  克咸厥後。

  

  经歴张君墓志铭

  大梁之张氏有家江南以明法饬行显掾行省以卒者 孝叔有子承德袭教?继厥声为岭南广西道肃政亷 访司经歴以卒者讳复初中修字也少孤刻励就学卓 荦有大志貌魁岸严整不可犯嶷然善为官所居声威 流闻居平乐易长者也初辟浙东帅府史日本贼变生 仓卒嘄謼白昼操利兵火官寺阖府匡勷君突出白戎 帅部卫兵以距敌格杀其渠贼以故不敢廹而围竟解 盖君之勇畧如此顷之迁广德尉不赴用举者擢浙西 道宪吏绣衣使数倚决难事君治之恒若简而有余以 材髙迁行察院史寻调将仕郎知事平江府非其好不 就也又辟南台掾御史荐君练台宪典故可以持宪一 道遂超迁从仕郎经歴广西道踰岭冒瘴沴卒鬰林驿 时泰定元年七月甲子也享年五十八官为封传?送 以归其配解氏以其年十二月甲子塟于祥符之原先 墓次初君为吏精敏果伉发伏振弛击奸强擿根节机 张键闭靡漏毫末一时在势者争出气力引挈之君亦 慨然将有以为也而遽止於是岂非命也夫噫嘻命之 不可空揣而材难恃以自见也久矣彼蹈汚陵巇剪剪 以觊幸其偶得也又左睨右眴而恐失之是本何理哉 君世为大梁人曾祖某祖某皆仕金季母氏鄂吞君? 余父子间相厚善将塟使来乞铭余故不辞而铭曰:

  

  呜呼张君,

  胡厚其有;

  既不申厥,

  夀亦不昌。

  厥後天耶,

  其偶然耶?

  我又何嗟。


编辑点评:
对《伊濱集/卷2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